历届奥运会主题歌回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09/26 10:07:17

韩国Koreana组合在1988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上演唱《手拉手》
',1)">
更高!更快!更强!北京奥运会主题歌大猜想
“古老不朽之神,美丽、伟大而正直的圣洁之父……”1986年,当古老的《奥利匹克圣歌》在第一届现代奥运会的现场唱响,音乐便跟奥运结下了不解之缘。如果说《奥林匹克圣歌》见证的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变迁,那么,历届奥运会的主题歌,则用曼妙的音符维系着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世界各国人民的相同的情感。
当莱昂纳尔·里奇(Lionel Richie(听歌) )高唱“冲刺,为了金牌而冲刺”的时候,当Koreana组合呼唤“我们手拉手,把世界走遍,我们将共创一个美好的家园”的时候,当格洛丽亚·伊斯特芬(Gloria Estefan(听歌) )唱出“我愿意为之而冒险,而我最终希望得到的,就是我的梦想”的时候,无论你身处何方、无论你操着什么样的语言说话,你都能打心底里感受到“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震撼。
历史把伟大的时刻留给了中国的音乐人们。
2001年7月13日北京时间22点08分,当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宣布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地为北京之后,摩拳擦掌的除了运动员、官员,还有同样将奥运会视作使命的音乐人们。就像每一个为此感到自豪和骄傲的中国人一样,中国音乐人们的奥运梦想也由来已久。在北京第一次申办奥运会的时候,《奥利匹克风》、《奥林匹克梦》等一首首脍炙人口的动人歌曲便已然用音符载起全中国人民对奥运的期盼奔向爱琴海边古老的奥林匹亚。如今,梦想在望,他们积蓄已久的激情也化为音符绽放开来,用音乐烘托出奥运的力量和中国的壮美。跟一起实现梦想的还有国外的音乐人,在“One World, One Dream”和奥运精神的感召下,他们跟中国同行们一起努力,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实践着“梦想、友谊、和平”的奥运理念。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这么多中外重量级音乐人的辛勤努力下,在奥运歌曲最终揭晓时,一首不朽的奥运赞歌将唱响全世界。文/耳东
《永远的朋友》? 《Forever Firends》
我国着名钢琴家孔祥东和汉城奥运会主题歌《手拉手》的作者乔治·莫洛德尔联合谱写的。这首歌的前奏选用了我国着名民歌《浏阳河》的曲调,整首歌曲一头一尾的中国风和副歌部分的典型的“莫洛德尔式”的国际风格,使歌曲浑然天成。
历届奥运会主题歌回顾
每一届成功的奥运会都离不开一首脍炙人口的主题歌,历届奥运会的主题歌就是一首首象征着和平与希望的圣歌。
1896年,当古老的希腊乐曲《奥林匹克颂歌》在第一届现代奥运会的现场唱响,音乐便与奥运结下了不解之缘。如果说《奥林匹克颂歌》见证的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历程,那么,历届奥运会的主题歌则用美妙的音符诠释和维系着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各国人民的共同情感。这些经久不衰的歌曲,向全世界传送着奥运精神,传送着和平与希望。
奥运会会歌的诞生
1896年,在雅典第一届奥运会的开幕式上,国王乔治一世宣布奥运会开幕之后,合唱队唱起了一首优美而庄严而动听的古希腊歌曲《撒马拉斯颂歌》。这是一首古典管弦乐曲,由希腊着名作曲家S·萨马拉斯于1896年作曲。原曲是献给第一届奥运会的赞歌,后由希腊新雅典派诗人K·帕拉马斯配词。当歌声久久回荡在帕那辛尼安体育场上空时,人们心中充满了对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美好憧憬。此后,历届奥运会均由东道国确定主题歌,但并未形成统一的奥运会会歌。
20世纪50年代以后,有人建议重新创作新曲作为永久性的奥运会会歌,但几经尝试都不能令人满意。直到1958年,国际奥委会在东京举行的第55次全体会议上正式决定,将《撒马拉斯颂歌》定为奥运会的永久性会歌,改名为《奥林匹克颂歌》,其乐谱存放于国际奥委会总部。从此,在每届奥运会的开幕式上都能听到这首庄严悠扬的古希腊乐曲。
中国观众听到的第一首奥运主题歌
1984年的第23届洛杉矶奥运会,是新中国第一次参加夏季奥运会,那一年,中国运动员实现了奥运会金牌零的突破。而由美国着名的黑人歌手莱昂内尔·里奇在洛杉矶奥运会上演唱的《Reach?out》(欢乐通宵),也是中国观众听到的第一首奥运会主题歌。
这个顶着一头爆炸式发型的黑人歌手,曾经五次获得格莱美音乐奖、一次奥斯卡大奖及金球奖,唱片销量近1亿张,其中包括中国观众耳熟能详的《say?you,say?me》、《endless?love》等六??彩香港管家婆作品。
莱昂内尔·里奇演唱的洛杉矶奥运会主题歌,是摇动玫瑰的呐喊,是冲刺之际生命的呼叫。“我们共同拥有一个美丽的地球,光辉的旗帜向你在招手”,在莱昂纳尔·里奇高亢的歌声中,在跳跃的电子节拍中,全世界亿万观众与现场的运动员一起提前进入了竞技状态。一时间,这首歌成为全球最流行的单曲。
传唱最广的奥运主题歌
人们可能已经记不清在1988年第24届汉城奥运会上各国运动员夺得了多少枚金牌,但那一届奥运会的主题歌《手拉手》,却让世界回味了近20年。
这首旋律动听的电子乐是历届奥运会中传唱最广的主题曲,它将奥运主题歌推向了六??彩香港管家婆的高峰。这首由意大利人、美国人、韩国人共同创作的歌曲,并非简单地抒发东道国的喜悦和自豪,而是升华为人与人之间消除隔阂,共同构造一个和谐世界的奥运精神。
“让我们和睦相处,情感交融,永无穷”,全曲从开始时娓娓的倾心交谈,到高潮时唱出的“hand?in?hand”,每一个人听到这首歌都能激起心中的共鸣。当歌声呼唤“我们手拉手,把世界走遍,我们将共创一个美好的家园”的时候,无论你身处何方、无论你操着什么样的语言,都能从心底里感受到“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震撼。
而在歌曲每一个小节的末尾,更揉进了朝鲜民歌《阿里郎》的一句咏唱“阿里郎”(意为美好的清晨),这使得《手拉手》在全球流行的同时,又因其鲜明的民族特色而独树一帜。原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十分喜欢这首歌,认为这是最成功的奥运会主题曲。各国公众也一致评价《手拉手》是迄今为止最优秀、传唱最广的奥运主题歌。
在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上,由韩国两男两女四位实力派歌星组成的Koreana组合,以混合四声部演唱《手拉手》,加上身后18000名合唱者同台高歌,更赋予了这首歌一种激动人心的磅礴气势。
据说前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曾打算把这首歌定为奥运会的永久会歌,可见这首歌是多么的成功。随着电视机的普及,观看汉城奥运会的中国观众比洛杉矶奥运会多了很多,因此,这届奥运会的主题歌也成为在中国流传最广、知名度最高的奥运会主题歌。《手拉手》不但旋律优美动听,末尾还加入了一声极富朝鲜民族特色的“阿里郎”,堪称文化融合的模范作品。而曾经因为给电影《壮志凌云(Top Gun)》创作音乐的莫洛德尔在这之后成了最炙手可热的运动会主题歌创作人,他后来为自己的祖国意大利创作的世界杯主题歌也非常成功。
唱响奥运的歌坛巨星们
虽然在1992年第25届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原先为奥运会所作的歌曲《Barcelona》(巴塞罗那),最终未能演唱,但它却以摇滚与古典的巧妙结合,一诞生便唱红全世界。
这首歌以“巴塞罗那”的名字开头,与其说是东道国的热情呼唤,不如说是这座美丽城市的展现:迷人的哥特式建筑像彩绘的童话,美丽的金色沙滩展示着爱的浪漫,过渡句突然的沉静与转折句突兀的爆发是典型的斗牛士节奏,而最为粗犷的男声摇滚与最为细腻的古典女声交织在一起,这种摇滚和古典的巧妙结合,营造出一种恢宏而又磅礴的气势。
当歌曲唱响的这一刻,除了呼叫再没有其他语言。是的,体育不仅仅是运动员的游戏,更需要观众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只有这样,才能让成千上万陌生的体育爱好者彼此产生情感共鸣,才能让人深刻地体验到体育竞技的魅力。
《巴塞罗那》的演唱者是英国着名的皇后乐队的主唱墨丘里和西班牙着名女高音卡巴耶。墨丘里曾是英国摇滚乐史上最具魅力的明星之一,其作品兼具摇滚乐的力度和歌剧的奢华高贵,他的《波西米亚狂想曲》堪称艺术摇滚的顶峰。而卡巴耶不仅是西班牙歌剧名伶,而且还曾提携过22岁的卡雷拉斯。
在墨丘里和卡巴耶之间,还有一段动人的友谊。墨丘里是个超级歌剧迷,他一直都很崇拜作为歌剧名伶的卡巴耶。在皇后乐队成名之后,墨丘里表达了希望与卡巴耶见面的愿望,并得到了对方的回应。
1987年,墨丘里来到了巴塞罗那与卡巴耶会面,两人一见如故,很快就成了朋友。接着,卡巴耶希望墨丘里能为她的家乡巴塞罗那创作一首纪念奥运会的歌曲,而且希望由他们两人来共同演唱。
一年之后,也就是1988年,墨丘里的作品《巴塞罗那》问世,并很快得到了世界乐坛的认同,成为排行榜上的长胜歌曲。遗憾的是,人们没能在巴塞罗那奥运会的开幕式上欣赏到两人同台演唱的这首《巴塞罗那》,因为在奥运会开幕前一年,也就是1991年的11月24日,墨丘里因患艾滋病离开了这个世界。而卡巴耶也因为挚友的离去,拒绝再与其他歌手合作演唱这首歌。
最终在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幕式上演唱的《Amigos?para?siempre》,在西班牙语中是“一生的朋友”之意。参与制作这首奥运会主题歌的都是巨星级人物:莎拉·布莱曼,人称“月光女神”,这位来自英国的歌手在世界流行音乐和古典音乐两大领域都有非常高的地位;与莎拉·布莱曼合作演唱的是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卡雷拉斯;曲作者是英国音乐家韦伯,六??彩香港管家婆歌剧“猫”就是他的作品。
那些难忘的人和事
在1996年的第26届亚特兰大奥运会开幕式上,主题歌《Reach》(登峰造极)与闭幕曲《梦想的力量》珠联璧合,展示着幻梦里的白帆与翅膀,富于回忆韵味的吉他轻拨,鼓点与打击乐折叠的流行元素与简单的民谣风格告诉人们:巅峰体验是在运动中到达的,勇敢与忘我就是持久。
“如果我能攀登得更高,我要触摸广袤的天空”,这一超越生命极限的高强音划破长空,给听众带来一种腾飞的感觉。《登峰造极》的演唱者格洛丽娅·伊斯特梵,这名来自美国迈阿密古巴社区的女歌手,曾经在重大车祸中造成半身瘫痪,但她凭借自己坚强的毅力,最终战胜病魔,重新站在了舞台上。当她在亿万人面前放歌奥运时,没人知道她是靠着植入脊椎的两根8英寸钛棒,才站起来的。她勇敢、坚定地追逐梦想的精神与奥运理念相得益彰,顽强地以她出色的音乐成就赢得了世人的尊敬。所以,当她用自己颇有特色的略带沙哑的嗓音唱出“有些梦想,永远不会消失”的时候,全场听众无不为之欢呼喝彩。凭借这首《登峰造极》,格洛丽娅·伊斯特梵获得了当年的格莱美音乐大奖。
伊斯特梵于1957年出生在古巴的哈瓦那,后来随父母移民到了美国。伊斯特梵天生有一副好嗓子,她不但是美国拉丁流行乐天后,同时还是迈哈密大学的心理学学士。
在亚特兰大奥运会举办前,伊斯特梵收到了为奥运会写歌的邀请。但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没有动手,直到后来与老搭档沃伦重新合作。他们定下的主题就是“登峰造极”,而且决定要写一首简单的民谣,因为在他们看来,简单的就是宏大的。
不能不提的是,在亚特兰大奥运会闭幕式上,由享誉全球的流行歌后席琳迪翁演唱的《The?Power?Of?the?Dream》(梦想的力量),更与《登峰造极》相得益彰,将永不放弃的奥运精神演绎到了极致。
《梦想的力量》出自当时全球流行音乐界最出色的音乐制作人之一大卫·福斯特。大卫是席琳迪翁的制作人,他很清楚席琳迪翁高亢、激昂的嗓音正适合演唱像奥运会这样题材的歌曲,于是他为席琳迪翁量身定做了这首歌曲。歌曲告诉人们,只要敢去想,那就是成功的开始。而席琳迪翁凭着她完美的演唱技巧和自身魅力,打破了以往奥运会开、闭幕式歌曲均为合唱的形式,由此,席琳迪翁成为了奥运史上第一位独自演唱闭幕歌曲的歌手。
他们因奥运而精彩
在2000年第27届悉尼奥运会前,《The?Flame》(圣火)便被先期推出,但反响平平。然而,当它来到灯火辉煌、世人瞩目的悉尼奥运会开幕式现场,这首歌一刹那间拥有了一种博大深远的气势。
这首主题歌是奥运点火仪式的感性诠释,随着歌声响起,澳洲土着人弗里曼在水中生火,烈焰由水中徐徐上升。歌曲中的流行风味融入了雄浑与肃穆,把奔放与沉稳结合得天衣无缝。而曲终之际,高亢激越的女高音呐喊出“啊……哦……啊哦……”戛然而止,唱出了各国运动员心中随圣火点燃的奥运激情。
演唱《圣火》的澳洲女歌手,享有“灵魂歌手”之誉,在澳洲,平均每十人就拥有她的专辑。童星出身的蒂娜·艾莲娜自小在水银灯与掌声中长大,1991年为了进一步发展,蒂娜只身来到洛杉矶,两年后加盟CBS,出版了首张个人专辑《Don‘tAsk》,为她赢得了象征澳洲音乐界最高荣誉的“澳洲音乐工业奖”之“最佳专辑”、“最佳歌曲”、“最佳女歌手”以及“最佳流行歌曲”等四项超级大奖,专辑总销量达到双白金,成为国际乐坛瞩目的新星。
之后蒂娜推出的第二张专辑《In?Deep》,更展现了这位27岁澳洲女歌星的迷人风采,在美国流行音乐排行榜上长期占据首位。而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给了蒂娜·艾莲娜展现自我才艺的更大空间,一曲“The?Flame”迷倒全球亿万观众,也达到了她音乐事业的巅峰。
2004年,第28届奥运会重返奥林匹克的发源地雅典,除了那既骄傲又怀旧的“橄榄枝”外,音乐表现形式也与以往历届奥运主题歌的风格迥异。这一届的奥运主题歌《海洋》,是一首无法模仿也难以传唱的歌曲,开头的无伴奏海啸声,是无极乐队宏大叙事的背景,而后的乐句如同祭祀的天歌,有着撕裂的狂放与平静。
这首歌是有史以来最另类的奥运主题歌。演唱者比约克被称作拥有“天籁之音” 的冰岛国宝,无论曲风还是行为都以怪诞和另类着称。她用自己独特的表演,恰如其分地表现出雅典奥运会梦回百年的神韵。
“我记得扶桑海上的朝阳,黄金似的散布在扶桑的海上;我记得扶桑海上的群岛,翡翠似的浮沤在扶桑的海上”,歌词象征着海纳百川的精神。而乐曲所表现出来的东方特质的摇滚、电子味的朋克、以及另类的民谣气质,完全区别于以往体育歌曲的激越高昂,听来更像是一种石破天惊的天籁,既是对大海、对奥林匹克众神的赞美,更契合了雅典奥运会的寻根主题。???(编写:容榕)
1988汉城奥运主题歌《手拉手》
看圣火映红天空,
我们感到心儿在一起跳动,
快让我们昂首挺胸,
辉煌时刻将会永恒在心中,
到永远。
我们手拉手,
把世界走遍,
让我们共同创造一个美好家园。
我们手拉手,
心与心相连,
打碎重重阻隔,
我们心相连到永远,
手拉手。
每一次我们相见,
我们看到胸中燃烧着火焰,
举起手,
伸向天边,
清晨宁静能让生活和谐无限,
到永远。
我们手拉手,
把世界走遍,
让我们共同创造一个美好家园。
我们手拉手,
心与心相连,
打碎重重阻隔,
我们心相连到永远,
手拉手。
我们手拉手,
把世界走遍,
让我们共同创造一个美好家园。
我们手拉手,
心与心相连,
打碎重重阻隔,
我们心相连到永远,
手拉手。
奥运会会歌《奥林匹克颂歌》
古代不朽之神,
美丽、伟大而正直的圣洁之父。
祈求降临尘世以彰显自己,
让受人瞩目的英雄在这大地苍穹之中,
作为你荣耀的见证。
请照亮跑道、角力与投掷项目,
这些全力以赴的崇高竞赛。
把用橄榄枝编成的花冠颁赠给优胜者,
塑造出钢铁般的躯干。
溪谷、山岳、海洋与你相映生辉,
犹如以色彩斑斓的岩石建成的神殿。
这巨大的神殿,
世界各地的人们都来膜拜,
啊!永远不朽的古代之神。
奥运会歌和主题歌的区别
奥运会会歌主要在每届奥运会开幕式上升奥运会会旗时使用。原名为《撒马拉斯颂歌》,现名为《奥林匹克颂歌》,是一首希腊古典管弦乐曲。原曲是献给第一届奥运会的赞歌,由希腊着名作曲家S·萨马拉于1896年作曲,由希腊新雅典派诗人K·帕拉马斯配词。1958年国际奥委会在东京举行第55届全会上,正式决定将这一赞歌作为奥林匹克会歌。
奥运会主题歌是由每届奥运会的主办国或主办地自行创作的集中反映主办国、主办地鲜明人文特色,以及人类追求奥林匹克精神的主题歌曲,即该届奥运会的主题歌。
奥运会歌曲泛指由奥运会组委会负责组织、遴选和征集反映奥运会主办国文化特色,反映奥林匹克精神、体现奥林匹克运动的歌曲,也是奥运会主题歌的候选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