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想象,这才是真实的日本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09/26 10:07:15
本来,日本是有“言论自由”的国家,而且比所有的国家都彻底——连“国家叛逆罪”都没有,你可以随便胡说八道。不信,书店里堂堂皇皇地在卖《冲绳独立论》,前不久抓到了防卫厅的一个官员向外国卖情报,却不能以间谍罪起诉:日本没有“间谍罪”这么一说。最后以“违反公务员守秘义务”罪起诉了事,违反了一项义务能有多大事呀,而“日奸”就性质完全不同了。所以,“分裂日本”,不是一件什么能炒作的事情。
但是“分裂的日本”,是怎么一回事?
日本是个“分裂开来”的国家,有两个日本:东日本和西日本,更多的场合叫关东和关西。关东指的是首都圈,也就是东京都23区和周围的神奈川,琦玉等好几个县的一部分,而关西指京阪神(京都,大阪,神户)及周围地区。为什么叫“关”呢?原来的日本分成好些个小国,国境上有检查所,称为“关所”,最有名的一个在现在的箱根地方,出了那儿再往东就是蛮荒之地了,您就得唱一句“东出阳关无故人”了。谁能想到500年以后东边如此成了气候呢?
日本一亿几千万人口,首都圈占了一半,京阪神占了30%,剩下的名古屋,广岛周围还有两个圈,其他地方基本上就没有人了,你没听到国会吵架时有人在说:“北海道的高速公路上跑的尽是狗熊”吗?
有人会说了,你拿说的不就是一个地理概念吗?干嘛要如此夸大其词,危言耸听?
我还真没有夸大,你说有没有哪一个国家的电网分两个周波数的?日本有两个周波数,关东是50赫兹,关西是60赫兹!怎么会有这种邪门事?很简单,日本人向老外学发电时,关东人跟欧洲人学,买50赫兹的发电机,而关西人则跟美国人学,买60赫兹的发电机!那为什么不买一样的?更简单,那小子他买这种了,老子就得买那种!到现在还是这样,比如索尼和松下就永远尿不到一个壶里去,索尼弄一个东西出来,松下就非的把他给灭了,索尼弄了β制式来录像,松下就得推 VHS 制式。索尼有了一个8mm,松下就有C-VHS,现在索尼是MEMERY STICK,松下还是SDCARD,表面上的理由多的很,真的说穿了,就一个是关东的,而另一个是关西的。但这次下一代DVD这两冤家不知怎么猫鼠同眠,一起和东芝掐起来了就不知道了。
但那时也没有几个人用的起电,多少赫兹也没关系,后来用电一普及,要并网了,这事就出麻烦了。电厂和电厂没法并网不说,用户跟着一起倒霉:你把家从大阪给搬到东京去了,好事啊,没跟您道乔迁之喜之前,问你一句,钱够化不?要不要哥儿们帮忙?您那家用电器可得全换新的了。
日本人也能想出办法来,电网是没办法了,电器有办法。你要是买了日本电器,看到后面注明了50/60赫兹兼用时您可千万别为日本人的照顾全球用户的热心而感动,那是他们那些傻乎乎的老祖宗折腾他们带来的副产品。
还有什么不一样?不一样的多了,说句怪话,他就站着不动您都知道他是关西人还是关东人。那位说你太夸张,不夸张。乘自动扶梯你不走的话就得靠边站,给人家让道,就这靠边站,关东人靠左,关西人靠右!所以您要靠边站的时候先得想好了您现在在哪儿,要不然阻碍交通不说还被人笑话。
谁笑话谁?关东人笑话关西人,关西人笑话关东人,谁都看不起谁。关西人看关东人,不就是个暴发户吗?首都有什么了不起的?奈良,大阪,京都,神户,谁没做过首都?俺们做首都那会儿,你在哪疙瘩?所以日本人去了东京,都得规规矩矩说普通话,就关西人敢大声说方言,就是,当年俺们这土话就是国语!日本的所谓一流企业,也就是 “一部上场企业”(不要看成是“一部分上场企业”,而是“东京证券交易所第一部上场企业”)不管是在那里起的家,几乎总部都在东京。不在东京的扳着手指数的过来,全是关西的老顽固,象松下电器,神户制钢所什么的。
关东人呢?看关西人整个一个土老冒,一天到晚抱着“咱们先前阔”的老黄历不放,也不看看现在自己成了什么模样。有能耐先把经济搞搞好。
关西人的解释就不是这样了:关东人傻,一条粗腿抱到底,只投自民党的票,关西人不同,反对一党执政,投反对党的票。当然自民党要打击报复了。我对这种说法特别感兴趣,自民党在东日本狠是事实,在野党在西日本狠也是事实,京都市的市长都曾经是*(不知现在还是不是),但自民党打击报复关西是不是事实?我问说这种话的人有没有证据,回答了半天也不得要领,最后:“反正自民党不是好人,是好人我们不就投他们的票了吗,他们肯定会打击报复”。原来也没有证据啊?全世界的愤青哪儿都一样。
没证据的话咱们不说,说有证据的。关西的樱花银行(原三井银行)摇摇欲坠,关东的三菱银行却长势喜人;国会在吵架,要不要救关西的大荣超市,结果还没出来呢,大荣卖掉的产业全被关东的JUSCO收购去了。
最好玩的是,不但关西的经济在恶化,连关西的人都好像在变傻。
再好的朋友,一听着句话也要跳了:“岂有此理,你也太看不起关西人了,拿关西人这么开涮?”
我连忙解释,说我不是胡说,我是有证据的。关西的名牌中学在全国排行榜上全面下降,取而代之的全是关东的。这不就说明关西人开始比关东人傻了吗?
那朋友一听,更是气的浑身发抖,大喝一声:“你是关东人啊?怎么也那样傻。关西受自民党迫害,弄的经济不行,关西人穷了,读不起东大了,就在家门口读京大,读阪大。那些排行榜只计算东大的升学率,当然关西得掉下来了”。
原来如此,有道理,但好像没自民党什么事吧?
人要是钻进了死胡同,就出不来了。
2.我所知道的一些日本人对战争的看法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和日本人打过不少交道。也到过日本不少地方。
中国人和日本人打交道,有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那场战争”。
十几年以前,每见到一个日本人,几乎都会对你鞠一躬:“对不起,那场战争太对不起你们了,给中国带来了太大的灾难。“
有人也许会说,日本人到中国做生意,那还不是拣好听的说呀,要不然生意不就做不成了吗。
可是我说的事,是我在日本出去玩的时候,随便遇上的日本人。
日本投降(日本人叫终战)的时候,日本的大陆派遣军还有300万人。(可以去参考冈村宁次回忆录)所以很多日本人到过中国,他们知道他们在中国做了些什么。公平地说,现在50岁以上的日本人,大多数人对中国是有愧罪意识的。经历过战争的人不用说,战后的一代(日本叫团块世代)是日教组教育出来的,也就是受日共的影响相当深。反战思想是很浓的。加上麦克阿瑟的思想控制,“战争就是罪恶“在日本人心里可以说已经扎下了根。年轻人虽然没有上一代人那样的反战感觉,但是有很深的“不战”思想。
举个例子,去年我和几个日本人在一起看电视,北韩人质问题,金二世说有五个人还活着,但不肯放人。我就说了:绑架了别国公民还有说的,放不放?日本人问我:他就不放,你怎么办?我说:那就打呗。话音未落,几个日本人象看珍稀动物似地看着我,说不出活来,过了好一会,有一个人说“你是在说战争?到底是中国人。”我这才注意到日本人的非战意识是多么强。
为什么日本人不想打仗,原因很简单,被打怕了。
原子弹就不要说了,光B-29的空袭,就炸平了几乎全日本。我认识一位日本人,终战时在上海,是曹长(班长)。回国时,手下的士兵们犯嘀咕,说听说国内被炸的很厉害,回国后有没有饭吃。他家很有钱,说你们不要发愁,去我家吃饭,一年半载的没问题。他家在神户,回来的船正巧就到神户,大家都挺高兴。谁知道船快进港时他傻了。天哪,那还有家呀,只剩一片焦土,他还能认得出家才叫能耐呢。
他还算平安回来了的呢,在满蒙被老毛子俘虏的那才叫惨呢。被老毛子押到西伯利亚去劳改,死了一大堆不说,好不容易活下来的也被结结实实地洗了一回脑,最后放回来了,下船时,举着红旗,唱着“国际歌”,雄赳赳气昂昂的。听着象笑话,却是真事。
也有当俘虏当出瘾的,我认识一位中学老师,他是在菲律宾被澳大利亚人俘虏的,押回澳大利亚去了,说吃的那个好呀,天天牛奶牛肉。最后将他们遣返回国时,谁都想赖倒最后一批。
有一次和日本人一起看老电影。菲律宾海海战的故事,名字忘了,有个日本舰长不肯弃舰,和沉舰共存亡,我在一边说,怎么那么傻呀,军舰可以再造,舰长就不好找了。在场的日本人说:不是这么一回事,不是多亏这些死硬派死了,那战争还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喜欢说日本人不肯正视历史,真的吗?这几年国内终于回想起了70年前的那场战争,书店里的有关书也多了起来。但是说句老实话,都是你抄我,我抄你,大同小异,引用的史料也无法认证,没有几本有价值的。人们喜欢批评郑浪平的“中日战争史”,但是又有那本比郑浪平写得更好的呢?不信,你只看国内的书的话,你能讲明白抗战史算你有能耐。
日本却不然,你去哪个图书馆,日中战争(我们称之为抗日战争,顺便说一句,日本人称甲午战争为日清战争)的书总有5、6书架,其中南京大屠杀的专门研究书籍都有满满一书架。很详细的。有史料型的,有反思型的,当然也有强词夺理型的。
我家老爷子退休后回老家,老家县ZF托他写县志,老爷子写到抗战这一段写不下去了,没有资料。我说这段我来写,两个月就拿出来了。资料我一直在收集着的,我只要看到那本书上出现了我们老家的名字,肯定会复印下来的。现在只要整理一下就行了。至于鬼子干的具体坏事,我在老家插过几年队,听老乡讲过。现在加上具体资料,都可以指控到具体的部队。出书后老爷子还受到了表扬。其实老爷子对我“干鬼子活”(这是老爷子对我的工作的定义)很有微词,(原因在此就不说了,有空的话在下会另文说明)却又无法干涉。那次以后总算说了一句“干鬼子活有时也能派上用场”。
我不是专职研究者,无法提供具体的研究数据,只是在我接触到的普通日本人之间,我没有看到为那场战争评功摆好的。
飞行着的石头和愤青
有一句名言“如果一块被扔出去的石头会思想的话,它也肯定会认为是在按照自己的意识在飞行”。
现在全国上下***高潮方兴未艾,到处都是“只要***就是有理”,但是在这些***战士中,有几个人真正了解日本的呢?
就说南京大屠杀吧,国人知不知道日本人从来没有否认过这是战争犯罪,即使极右翼也只敢在到底有没有30万人上做文章。据我所知,敢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日本人就只有原民进党,现属民主党的西村一个人,石原慎太郎都没有否认过。
日本的教育,可能让国人很吃惊,是左派把持的。中小学教师的最大的工会组织“日教组”是由日共控制的,他们否认天皇,否认自卫队,否认太阳旗,否认“君之代”(日本国歌)。这点知道的人可能不多吧?日本没有“国旗国歌法”的,所以太阳旗,君之代在日本经常被扯皮。前年文部省要求学校的毕业仪式上要升国旗,唱国歌,遭到很多学校抵制,有不少校长被撤职的。
国人知不知道,在日本“爱国主义”这个词是犯忌的,谁都不敢用的。因为让人想起军国主义。
国人知不知道,日本入常其实只是小泉的政治秀,没人想入,就小泉想,小泉是打着改革的旗号上台的,上台以后却处处碰壁,内政搞不好,就只能在外交上玩玩了。小泉上台后的几次国政选举都是靠打北朝鲜绑架这张牌才如履薄冰地走了过来,现在这张牌打到头了,北朝鲜不可能再有了,怎么办?玩入常这张牌吧。
“军国主义复活”?那是笑话,看看地图就知道了,美军的横田基地在什么地方?就卡住了东京湾!日本人敢动?所以石原慎太郎作为东京都知事,看着横田基地就有火。有火也没办法。谁让你和老美去打的?谁让你不听山本五十六大将的话的?国人看到山本五十六在日本受人尊敬可能会想到军国主义复活什么的。其实不然,山本五十六受人尊敬是因为他反对对美开战,而且准确地预言了战争的结果。因为山本是哈佛大学毕业的,他知道美国的工业实力,美国是无法战胜的。
日本是只有战死的军人才能用方尖型墓碑,那个墓地里都有这种墓碑。看看上面的字就知道几乎全是死于二战的,每家都有人在国外战死,在国内被炸死。所以日本人最不能想象就是再和谁打仗。夏天8,9月份日本各地都有象中国庙会那样的节日,最后的高潮是**,各大公司,民间团体出彩车,出乐队**。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的是谁,国人可能猜不出来吧?猜不出来不要紧,看那牌子上的汉字,是个中国人都认识,“驻日米军管弦乐团”。我曾经问过不少日本人“看见他们烦不烦?”要知道驻日美军的费用是日本人买单的,每年每名美军要花费6000多万日元,就是60多万美元。日本人怎么回答?“不烦,有了他们就有了和平,不会打仗了。”
我不知道从那里看得出来日本在复活军国主义?
日本人不肯正视历史?不肯向受害者赔罪?如果美国在南海撞机事件后的"I am sorry"就可以算是道歉的话,那么日本已经道过多少此歉了?田中首相,日本天皇,包括国人最恨的小泉,小泉在卢沟桥抗战纪念馆说了些什么可能国人都不去记忆了吧?
89年欧美各国制裁中国,就日本没积极参加,不但不积极参加,而且还派天皇访华。这算什么?这不算对华友好?有人有要说了“那是想做生意”,可我要问了,你要别人怎么样啊?
歪曲历史,确实有歪曲历史的人,确实有歪曲历史的教科书,但是有多少人?日本是个民主国家,你不能不让别人说话,至于听不听是你的自由。所以我还不知道有哪个学校用了扶桑社的教科书的。
话说回来,中国人又是怎样对待历史的呐?不说别的,抗战史从我上小学到现在有几种版本?那个版本是真的?什么“雍正王朝”,“康熙大帝”,“乾隆大帝”什么的是不是在歪曲历史?和坤是谁都知道的大贪官,雍正是大兴文字狱的暴君,不知什么时候成了可比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人物了。那算不算歪曲历史?对,那是文艺作品,没人把那玩意儿当真。可为什么就一定认为日本人拿扶桑社的玩意儿当了真?
20年以前,国人最很的是苏修,苏联人最坏,最不是玩艺,中国所有倒霉的事全是因为有苏修在搞鬼。只要苏修完了蛋中国就好了。现在也一样,只不过苏修换成了日本。日本人最坏,最不是玩艺,中国所有倒霉的事全是因为有日本在搞鬼。只要日本完了蛋中国就好了。历史就是这样惊人的相似。
现在知道了,当年的恨苏修只是被人洗了脑,那么,现在呢?
经常有这种事:你所想的,不是你要想的,而是有人要你想的。
3.西双版纳的“日本猪”
去年9月,我陪一个美国商务团,住在上海大厦。
吃早饭的时候的事情。
餐桌上还有一位东方面孔,根据我的经验,这是日本人。入座的时候,我向他点了点头,说了一句“オハイオ,日本人ですね。”(早安,是日本人吗?),没想到在我说话的同时,他说的是“你好,你是中国人!你怎么知道我是日本人?”
我说:在什么地方都好像在发呆的人肯定是日本人。他笑了:日本人是和平痴呆。我说:中国人一般没有工夫发呆,得不断注意周围的人和事。
我对这位日本人有一点兴趣,因为我猜不出他的身份。不像旅游者,不像驻在员,也不像商人。我只好问他来中国干什么。他说他是志愿者,他原来是北海道的一个中学老师,退休以后参加了一个志愿者团体,帮助中国的失学儿童。我说是不是途上国の子ども达のために,他说不是,不是那么大的,他们几个同事自己在干。我说我知道,我也参加了一个这样的项目。
他一听来了兴趣,说你是中国人,怎么参加?这种赞助人不是外国人的话会有麻烦的。我说我是用我朋友的名字,加入了两口,一口一个月1000日元。他说他们也是一样。他又问我被支援者在什么地方,我告诉他在西双版纳。
边上的美国人问我们在聊什么,我们就告诉他们,在中国的农村,尤其是边远地方,有很多孩子上不了学。为了帮助这些孩子,有很多日本人自愿组织起来,帮助这些孩子。他问我们要花多少钱,我们告诉他,很少,每个月只要10美元,有一个孩子就能够受到教育。美国人们很感兴趣,问他们能不能参加。我说你要参加现在就可以。我拿出我的笔记本电脑,接上网,当场就可以登录,然后每个月交1000日元。组织者会告诉你被支援者的名字和地址,你可以和被支援者联系,你可以去看望被支援者,被支援者会给你写信,寄给你他的成绩单。来保证里面没有任何不正操作。
美国人问我:你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我这才发现我说了废话。对面的日本人也在看着我笑,失言了。糊弄完了美国人,我问日本人我说得对不对?日本人说:当然对,之所以采取这种方式也就是信不过当地的ZF官员。他告诉我:这次当地ZF颁发给他一张奖状,表彰他推进日中友好,发展教育事业。他说;他很高兴,他们的努力被中国人承认,他会把这张奖状给每一个他认识的日本人看。但是接下来的事情他很气愤,颁奖仪式完了以后,开了一个宴会。他说:不管川西的物价怎么便宜,他估计也要两千块钱。他生气了,他说这些钱够两个孩子上学。我吃不下。他没有参加宴会。
那么我是怎么参加这种项目的呢?我有一个朋友是做化妆品生意的,有一次工作之余去西双版纳旅游,看到小孩子帮他背行李。他吓了一跳,问孩子怎么不上学,孩子告诉他上不起学,因为没有钱。我那朋友特别想不通,回日本后发现有这样的志愿者组织,就干脆连生意都不做了。做起了专业志愿者。现在每月跑一次云南,看望被支援者。我就是在他那儿用他的名字登记的,支援两个云南孩子,那两个孩子每个月都写信给他(其实是给我)。看着那些孩子的信,我在想,天哪,我做了什么?就一条烟钱,值得谢我吗?
粪青的一句代表性的口号是“杀光日本猪”(能喊出这种口号的看来不光只有希特勒),我不知道他们杀日本猪的时候肯不肯放过我所认识的这两头日本猪?
再加一句,参加这个项目的还有很多日本家庭主妇,她们看到我朋友拍回去的照片时,都流了眼泪,说没想到中国还有这样地方。以前只知道上海的高楼。
请粪青们在奸杀所有日本母猪的时候也放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