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干部是这样把农民剥成乞丐的?(转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09/26 10:06:58
《基层干部是这样把农民剥成乞丐的》
林成东
上个月底,我一位已经多年少有联系的农民亲戚来我家向我借钱买粮食。我当时觉得非常惊讶!我心中不禁产生了疑问:种粮的都没有粮吃了,而且现在还是刚收割完稻子的时节呀?此时,他看出了我内心的疑虑,坐下来后,抬起泪眼,望着天空,哽咽着说道:“我现在是没有地种的农民了,唉!”他长吁了一口气后,稍微稳定了一下激动的情绪,接着说:“过去,我们曾经自食其力,在我们的自己土地上,用自己的汗水养活自己,但是,现在,我们失去了肥沃的土地,而且卖地款也被领导挪用了;我们曾经去找欠我们钱的镇政府和管他们的上一级领导,想讨回我们的钱,但是,那只是白搭---2002年,我们村两百多群众集体到琼山市政府所在地上访时,琼山市政府的领导没有人搭理我们,最后,我们被县公安局的警察“押”上车“送”回了家;我曾经出去找工作,富翁、老板们看我没有文化,而且衣裳褴褛,竟把我赶走;我曾经试图迈进学校的大门,他们因我两手空空,不让我进;我曾经乞求人雇用,能让我糊口就行,可是没有人雇我.....我们村的绝大多数村民,现在的处境也与我差不多---走投无路,都快成乞丐了。”说完后,我的这位走投无路的亲戚低下了头,抹了抹眼泪,显得十分无奈与无助。我听完他诉说他的悲惨遭遇后,心情非常沉重,也非常气愤!我决心帮他们讨回公道。
几天后,我抽个空,专门去了安长村,目的是想弄清我亲戚所言真假。我认真地查看了他们提供的相关资料并深入到大多数农户的家去了解相关情况后,核实了我亲戚几天前所言之事不假。下面是我根据他们提供的资料、证据和他们的诉说而整理出来的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海南省海口市东山镇安长村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拥有水田210亩,坡地3500亩,菜地20多亩,村民生活还算富裕。后来,由于修建水库和镇农场占用,加上该村地处东山镇的农贸市场附近,近二十多年来,由于城镇扩建又占用了该村很多坡地,因此,到1992年止,我们村三百多人仅靠一块共计69亩的水田种稻种菜为生,虽然生活不算富裕,但是村民手中有良田种又有足够的粮食吃,生活压力不算很大,心就不慌。此外,我们村现在还余有坡地一百多亩,由于土地贫瘠,基本上处于荒废状态;到目前为止,我们村没有集体企业,也没有其他经济来源。
1993年,在镇政府主要领导“牵头”和几个自然村干部的“配合”(镇及村干部对农民土地承包权的严重侵犯)下,将连成一片的270亩水田(其中,安长村69亩,其他村庄201亩)以每亩壹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买断式”地卖给镇政府,然后,镇政府又转手卖给了一个叫中实的公司。中实公司土地到手后,当即把那些水田挖成水塘养鳖和修建建筑物。安长村因此得到少得可怜的69万元。由于失地农民中不少人的理财能力和投资能力偏弱,加上这款额不大,如果分到各家各户后也创不起什么业,所以,农民们便把这69万元全部存入银行里赚取利息,由村干部每年按时一次性地取出该款所得的银行年定期利息款,并把它分配给农户,作为买粮食之用。这笔款的银行存折由时任村委会副书记王连江保管。
同时,安长村的农民绝大多数人处在失业状态,由于存在着制度性障碍,村民们既不能参加养老保险,又不能享受失业、退休、医疗保障。因此,这笔少得可怜的卖地钱就成了该村农民的最后生命线。
但是,1994年五月,村委会副书记王连江把这笔钱给挪用了。1998年,由于村民没有按时拿到应得的84456元(那笔钱定期的年利息)银行利息款,在村民的追问下,王连江才把这笔巨款的去向供出来:他已经于1994年私下把该款借给了东山镇政府了。该借款的利息也按银行定期的年利息84456元计付。1998年,由于镇政府没有利息款兑现给安长村的农民,因此,他们的犯罪勾当才暴露出来。
由于土地是农民的生存保障并涉及巨额经济利益,而且具有重大的社会和政治影响。因此,农田的转让、承包或占用一定要依照国家法律法规,而且严格、谨慎地进行,同时还必须做好下列各项工作:首先,尽量减少失地农民,不得随意占用农民耕地和基本农田。这是前提。其次,对于被占用耕地的农民,相关部门、单位必须严格按照国家关于被征、占用耕地的补偿政策,给予合理补偿,把补偿资金及时、足额发给农户。再次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是失地农民的就业,保证农民不因没了地,失去生计、降低生活水平。按照国家的规定,如因为征占地,农民生活生产有困难,相关部门应给予农民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当地有关政府应安排占用耕地农民的就业,当地政府应通过发展农村第二、三产业,为农民扩大就业门路。
但是,东山镇政府和安长村等几个村委会中的个别领导不顾国法,以毁坏水田,以破坏几个自然村近两千农民的生存权、发展权和当地社会和谐安定为代价,强行卖掉几百亩良田,而换来的只是几个人或极少数人的暴富。
基层政府如果允许、纵容一切恶习、坏事和犯罪行为的诱因存在,而又大谈政治、信仰,大谈贯彻落实国家政策,大谈缩小和消除两极分化,大谈建设和谐社会,大谈提高老百姓的社会道德和生活水平,那就简直是在嘲笑人们没有常识了。
而令人难以置信和气愤的是,他们作为基层干部,却知法犯法,不但把农民生产基本口粮的地“卖”了,同时又挪用了村民保命钱,而且永久性地毁坏了那些良田。而至今那些犯罪分子没有受到任何法律法规的惩罚!
美国法官布兰迪斯提出,“政府是一个感染力极强的以身示教的教师,不论教好教坏,它总是以自己的楷模行为引导整个民族。”也如亨利·斯蒂尔康门杰所指出的,“政府官员的越轨行为,可以为其他形式的越轨树立榜样。”这类罪行,不仅使国家和公众利益受损,而且破坏既有制度和各种规则并导致社会运行状况的恶化。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公职人员的腐败行为的大量出现,使他们对政府和各种政策的信任和遵从度下降,不仅各种政策受到人们的怀疑以至不满,社会赖以存在的健康的社会心理基础也受到侵害,道德滑坡、公民意识淡漠和责任感缺乏等现象普遍形成,各种反社会行为大量增加。
和谐的社会有赖于体现公平与正义的社会秩序的支撑。罪恶必须得到应有的惩罚,正义应该得到伸张,才能体现公平与正义!何时还他们生存权,还与他们公道?我们迫切的盼望着。
于海口市东山镇
2007.7.22